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 | 出版社简介 | 帮助中心 
      高级搜索
访问群众出版社

化粪池里的作家

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  2018/1/17 13:52:34
浏览次数:1149  
文/刘蒙 尚方剑
  
   “我听见他喊着救命,看见他挥动双臂,然后面朝下倒向海中。一名路过的水上摩托艇驾驶员把他送回岸边,虽然我们对他进行了心肺复苏,但他还是溺亡了。”
  海伦 ·贝利的丈夫约翰 ·辛菲尔德于2011年在巴巴多斯岛的海滨溺亡。当海伦在脸谱网一个“丧亲小组”里分享个人经历时,她第一次引起了51岁的伊安·史都华的注意。史都华曾是一名软件工程师。
  史都华开始努力获得海伦的好感,他对这位悲伤的寡妇发起了“爱情轰炸”。
  海伦在纽卡斯尔市附近长大,在泰晤士理工大学获得生理学学位。她曾梦想成为一名法庭科学家,但后来却做了有关营销许可的工作。
  1987年,在为动漫明星加菲猫、史努比和淘气小兵兵处理许可权时,海伦爱上了自己的上司——温文尔雅的约翰·辛菲尔德。约翰会开着自己的路特斯·伊兰跑车,飞一般地带着海伦去找最好的饭店吃饭。那年海伦刚刚23岁,青春洋溢,充满欢乐,享受着恋爱中的每一分钟。
  1996年,这对如胶似漆的情侣登记结婚了。约翰鼓励海伦追求写作的梦想,因此2008年《伊莱克拉 ·布朗》系列故事问世了,其中包括《伊莱克拉 ·钓上力所不能及的爱情》和《伊莱克拉 ·为爱冒险》。在她的名气达到顶峰时,夫妇两人决定休息一段时间,去巴巴多斯岛来一次豪华假期。
  后来,海伦悲伤地写下了有关丈夫的死亡:“那天余下的时光混乱不堪,先是坐上救护车,蓝色信号灯令人恐惧,接着我就接到医院、医生、外事办公室,英国大使馆,旅行社负责人和酒店员工的电话,内容令人心碎,电话那头还有叫喊声。”
  “大家离开后,只剩下我一个人在酒店房间里。我眺望着事故发生的那片海和沙滩,是它们让我体会到:生活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了。”
  海伦通过博客“悲伤星球”来宣泄自己绝望的情绪,博客内容后来收录到她2015年出版的著作《穿着好衣服遇见坏事情》。出版后,这本书帮助了很多人。
  此书也提到了她与伊安·史都华恋爱关系中的起起落落,她最后的描述是“我的幸福结局”。在书中,史都华被称为慷慨的白发鳏夫。
  海伦在书中写道:经过马莎名衣店里的内衣区时,她对史都华产生了“恶心而不合适的想法”,这让她觉得自己很“肮脏,内疚又羞耻”,她开始怀疑这是否是对过世丈夫的不忠?
  一开始,海伦让史都华忘了她。“我鼓励他约我,但又希望他不约我,我讨厌这样的自己。”最后他们两人达成一致,在国家肖像美术馆约见。那里展出的是修补匠、裁缝、军人、间谍的画像,但这次约会“让人流泪、焦虑,感觉糟透了,双方都承认这段关系进展过快”。海伦写道。
  于是他们在爱情的道路上开始后退,“我们没再互发搞笑邮件、幽默短信了”。海伦回想着,“感觉生活比以前更黑暗了,我很想他。”
  接着他们又一次见面,这次是一起遛狗。海伦养了一只名叫鲍里斯的小型达克斯猎狗,她很喜欢这只狗。鲍里斯是《穿着好衣服遇见坏事情》一书的封面主角,可见海伦多么爱这只狗。在这本书中,海伦写道,我丈夫溺亡后,“从某种程度上讲,是鲍里斯救了我”。
  在某次散步时,史都华陷到了泥地里,但他们两人却都笑了起来,这是两人关系的转折点。“我发现,我并不想失去这个男人。”
  史都华以50万英镑的价格卖掉了自家房子。海伦和史都华花了150万英镑购置了位于赫特福德郡罗伊斯顿镇的哈特维尔山间小屋,史都华的两个儿子也搬过来和他们一起住。海伦很喜欢这栋房子,因为她从独自一人面对没有约翰的可怕生活,到现在又拥有了家人。“家里这三个男人认为,任何菜只要加了香蒜面包和大量酱料都会更好吃。整个房子闻起来像关着山猫的仓鼠笼一样。”
  海伦还写道:“我们互相扶持,变得更加强大。在失去约翰后,我还是常常受惊,发现现在的生活与原来是那么不一样。在经历了家人突然死亡后重新组成家庭,开始新生活,有时候不那么容易。但生活在变得好起来,因为我从没想过这四年会这样度过。”
  史都华后来坦白:“几年后,海伦明显能感觉到我和约翰·辛菲尔德是完全不同的人。他很深沉,处事圆滑而温和。但我不是。海伦和我的前妻也很不一样。但无论怎样,我们都很合拍。”
  好景不长。
  2016年4月11日,史都华向警方报称51岁的海伦失踪了。他对医生说:“她到了更年期,也确实有些情绪崩溃,但是我不想用情绪崩溃这个词。她也去看了心理医生,正在参加集体治疗。”
  就在同一天,史都华从海伦账户上取出了一笔钱,他伪造了一份授权书,这样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他一共可以取出1.2万英镑。海伦的苹果手机也消失了,警方认为史都华将手机处理掉了。
  史都华还做了一张便条,上面写着海伦要去他们在肯特郡布罗德斯泰斯小镇的度假小屋,因为她“需要些个人空间”。警方保守地评价这张便条为“令人费解”。
  一名警探称与史都华交谈很难,而且他行为怪异。“我们一来,他就坐立不安——他很少跟我们有眼神接触。我觉得最奇怪的一件事就是,有一次谈话结束后,他似乎将脸偏向一边,然后看着我们笑。”
 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史都华开始关心海伦。他打印出了寻人启事并到处张贴。他给海伦发了很多条短信,其中一条是:“我已经给了你足够长的时间,尊重你的想法,你也拥有了足够的空间。仍然爱你的史都华。”另一条是:“我需要你回来,你答应过我更多的事,我依然爱你。”
  同时,史都华还重新订了去看阿森纳球赛的家庭票,并去西班牙度假。他于6月24日回国。7月11日,他被逮捕并接受审讯。
  “你们没搞错吧!”他大喊,“我的天,为什么抓我?你们找到海伦了吗?”
  审讯后,他被释放。但7月15日,警方在车库下方的化粪池里找到了海伦和她的狗鲍里斯,化粪池上方停着海伦的四驱汽车。她是窒息而死的,作案工具很可能是枕头。史都华把她的四驱车停在化粪池的入口处。他停车时曾告诉亲戚,我不想让人们在她还没回来的时候觉得她已经回来了。
  他们家有两个化粪池,史都华没有告诉警察有第二个化粪池,并在化粪池入口上盖上了三合板。警察对他们家进行了第二次更加细致的搜查时才发现这个化粪池。
  在圣奥尔本斯法庭的法官兼皇室法律顾问安德鲁·布莱特面前,史都华并不认罪。
  他对法庭描述了第一次遇见海伦的情形,用词像个言情小说家。“她在电子邮件里附上了一间房子的照片,告诉我明天晚上就只剩她一个人了。我觉得这是个委婉的邀请。我没有提前打招呼就去了她家,然后发短信告诉她,我在这里。她冲出来见我,而且只穿着睡衣。虽然她并不开心,但我们彼此拥抱。”
  海伦害怕无常的生活会夺走更多东西,于是她匆匆更改了自己的遗嘱,让史都华受益。“上帝啊,如果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不测,我想保证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伊安和孩子们能拥有这栋房子。”她对一个朋友说。
  “她更改的遗嘱变成了催命书。”她的朋友如是说。
  检察官斯图尔特·特利默描述了史都华是如何做戏“放长线钓大鱼”,把黑手伸向海伦的财富。
  几个月来,史都华都悄悄给海伦服用一种药物,可能是混在给她做的炒鸡蛋里。这种药是催眠药,镇静效果很强,服用后让人觉得虚弱,产生感官混乱。此药常用于失眠症患者,但只能用一小段时间,因为这种药容易上瘾。
  
  ……
  详见本刊2018年1期
  
  



编辑:现代世界警察----石虹   

    站内搜索

关键字
方 式

Copyright 2007 ©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™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  邮编:100038    出版社位置地图
出版社电话:010-83903460(兼传真)  010-83903250(兼传真)  购书咨询:010-83901775  010-83903257
E-mail:zbs@cppsup.com   zbs@cppsu.edu.cn
互联网地址:www.cppsup.com.cn  www.phcppsu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