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 | 出版社简介 | 帮助中心 
      高级搜索
访问群众出版社

我所经历的禁毒故事

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  2022/3/2 10:20:03
浏览次数:929  
文/陶国锦
  
  我和同事办完手续,把王先生从贵州省安顺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接出来时,已是中午12时。我们找了一个小餐馆坐下,王先生抱着手站在角落里,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。我招呼他坐下来一起吃饭,他犹豫再三才落座。
  一路上,同事开车,我滔滔不绝地跟王先生讲吸毒的危害。讲得口干舌燥时,王先生回了一句,让我一时语塞。他说:“你讲的我都懂,但是我这辈子大概就这样了。”
  我没有再说话,转而听他讲述吸毒的经历。几乎跟所有吸毒人员一样,他第一次吸毒也是因为好奇。虽然强戒几次都成功了,但后来无一例外,都是禁不住毒友的诱惑又走上复吸的道路。
  谈话中,王先生竟然说自己并不后悔。不过他表示,自己年龄没比我大几岁,个子还比我高,但我很可能一只手就把他提起来了,言下之意是对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抱有深深的后悔和不甘。
  回到册亨县公安局庆坪派出所,我刚下车,一位七十来岁的老太太突然跪到我面前,“多谢你们咯,多谢你们接他回来!”
  我大概明白了老太太为什么跪,赶紧扶她起来,“老人家,接他回来是我们的工作,你要感谢就感谢党委政府对戒毒康复人员的关心,我受不起这样的大礼。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!”
  老人家在背包里摸索了好久,拿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递给我,说道:“我不晓得咋个感谢你们,买一包烟给你们抽。”我把烟放回老人家的背包里,告诉她:“我们不能抽你的烟,如果你家里有人抽烟,你就拿回家。如果家里没人抽烟,你在哪个小店买的烟,我陪你去把钱退回来。”
  王先生留下我的电话,跟着母亲回家了。他离开派出所时神情凝重,和他在车上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大相径庭。
  没多久,我从庆坪派出所调到了县公安局,王先生的事渐渐淡忘了。
  一天夜里,王先生突然用他母亲的手机给我打来电话,说他原本以为这辈子基本废了,但是那天他看见老母亲给我这样一个比他还年轻的人下跪,心里受到极大的触动,决心好好做人。
  我对王先生的决心表示了鼓励和肯定,告诉他要按时到派出所尿检。
  后来的一年多时间里,他家发生了很多事。每次他都会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处理,我都尽自己所能告诉他妥善的处理办法。
  王先生最近一次给我打电话是邀请我去他家坐坐。由于工作太忙,我没能答应他。他还跟我说了很多心里话,说那次接他时虽然之前素昧平生,但我没有因为他是吸毒人员而看不起他,还客气地招呼他一起吃饭。回想过去,那些毒友看似对他好得不得了,其实是把他带入深渊的魔鬼。而我连他的一支烟都没抽过,哪怕半夜三更还不厌其烦地帮他解决问题,让他感到这个社会充满了温暖和希望。
  我跟他说,其实,我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工作,你就这样铭记于心。但你反复戒毒的这些年,不知道你的老母亲吃了多少苦,流了多少泪……每一次在电话里交谈,我都希望他善待自己,好好孝敬母亲。
  庆坪派出所的民警告诉我,王先生现在一直在家务农,能定期尿检,整个人的状态很好。
  王先生咨询我,现在毒瘾戒得差不多了,是不是可以考虑外出打工。我对他说,鉴于家里还有老母亲需要赡养照顾,如果需要打零工,我可以介绍他就近到我认识的熟人那里去工作。
  我愿意相信,像王先生这样的人还有很多,他们吸毒大多都是误入歧途。我也愿意相信,在党委政府的帮助下他们一定能够戒掉毒瘾,重新过上美好的生活,只要有信心,有恒心,有决心!
  



编辑:派出所工作----石虹   

    站内搜索

关键字
方 式

Copyright 2007 ©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™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  邮编:100038    出版社位置地图
出版社电话:010-83903460(兼传真)  010-83903250(兼传真)  购书咨询:010-83901775  010-83903257
E-mail:zbs@cppsup.com   zbs@cppsu.edu.cn
互联网地址:www.cppsup.com.cn  www.phcppsu.com.cn